※ 您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> 廉政建設 >> 廉政教育 >> 閱讀文章

    周恩來是如何過好"親屬關"的


    [信息來源:上饒廣播電視大學(國家開放大學上饒學院)] [日期:2016-06-06] [浏覽次數:3492] [雙擊自動滾屏] 

    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雜志

      開國總理周恩來曾在不同場合多次談到領導幹部要過好“五關”,即過好思想關、政治關、社會關、親屬關和生活關。他把過“親屬關”看得很重要,他說:“對親屬,到底是你影響他還是他影響你?一個領導幹部首先要回答和解決這個問題。如果解決得不好,你不能影響他,他倒可能影響你。”在周恩來看來,親屬“不只是直系親屬,還有本家,還有親戚”。他正是在處理大家、小家各種關系問題上,堅持不搞特殊,不謀私利,講原則,嚴要求,從而形成了廉潔清正的優良家風。

      桑梓牽挂

      周恩來對家鄉淮安懷有深厚的感情。抗戰勝利後,他在重慶就曾無限感慨地說:“三十八年了,我沒有回過家,母親墓前想來已白楊蕭蕭,而我卻痛悔著親恩未報!”然而,自從他12歲離開家鄉一直到離世,終究沒有實現這個心願,只是在一次外出視察飛經淮安時,特意囑咐專機機長在家鄉上空盤旋了一圈,聊以慰藉他對桑梓的牽挂。戰爭年代,戎馬倥偬,革命勝利了爲什麽不能回家鄉看看?周恩來有著自己的擔心:“現在不能回去,一回去就找麻煩,親戚們全找來了,我滿足不了他們。”

      雖然周恩來沒有回過淮安,但是家鄉人民要爲他重修祖居祖墳的消息卻不斷傳來。1953年2月中旬,周恩來委托中央辦公廳警衛局幹部王雨波轉告淮安縣政府“三點意見”,明確表明自己的態度:對于八嬸的生活費,今後由“周恩來本人每月彙寄”,“再不要政府照顧了”;祖墳要平掉,遺骨“裝入罐中深埋”,把土地交生産隊使用;驸馬巷的房子不准修,不准讓人參觀,更不准宣揚我出生的那間房子,凡已有住戶者,不准讓人搬家。

      直到1956年底,對周恩來童年有監護之恩的八嬸楊氏病逝于淮安,周恩來用自己的工資承擔了她的醫療和喪葬等全部費用。有數據表明,新中國成立後,周恩來、鄧穎超工資之和的百分之二十二用于資助親屬,包括贍養長輩、接濟平輩、供養侄輩。正如鄧穎超在一次家庭會議上說的:“你們有困難,我們的工資可以幫助你們,毫不吝惜,但我們從來不利用工作職權來幫助你們解決什麽問題,你們也不要有任何特權思想。”

      十條家規

      周恩來曾爲親屬制定了詳盡細致的“十條家規”:晚輩不准丟下工作專程來看望他,只能在出差順路時來看看;來者一律住國務院招待所;一律到食堂排隊買飯菜,有工作的自己買飯票,沒工作的總理代付夥食費;看戲以家屬身份買票入場,不得用招待券;不許請客送禮;不許動用公家的汽車;凡個人生活上能做的事,不要別人來辦;生活要艱苦樸素;在任何場合下,都不要說出與總理的關系,不要炫耀自己;不謀私利,不搞特殊化。

      周爾輝是周恩來的侄兒,他的父親是烈士。1952年,周爾輝被伯伯接到北京撫養,大學畢業後留在北京鋼鐵學院任教。1961年,周爾輝與淮安一位普通的小學教師結婚,周恩來和鄧穎超在中南海西花廳爲他們舉辦了簡樸而熱鬧的婚禮。爲解決婚後兩地分居問題,鋼鐵學院幫助周爾輝的愛人辦理了由淮安到北京的調動手續。周恩來得知後,批評他們說:“這幾年國家遭受自然災害,北京市大量壓縮人口。你們作爲總理親屬,要帶頭執行,不能搞特殊化。照顧夫妻關系,爲什麽只能調到北京?而不能調到外地去?”于是,周爾輝和愛人聽從伯伯的建議,放棄已辦好的手續,一起回到淮安工作。

      周秉建是周恩來的侄女,1968年響應黨和國家的號召去內蒙古插隊。那一年,她剛滿15歲,臨行前,周恩來親切地囑咐她紮根大草原,虛心向牧民學習,搞好民族團結。兩年後,周秉建在當地應征入伍。當她在北京軍區參加完新兵集訓,穿著一身戎裝走進西花廳時,周恩來對她說的第一句話就是:“你能不能脫下軍裝,重新回到內蒙古草原?你不是說內蒙古草原天地廣闊嗎?”周秉建急忙解釋自己參軍不是走了後門,而是通過了體檢政審的正常手續。周恩來搖搖頭,嚴肅地說:“你參軍雖然符合手續,但內蒙古那麽多人,專挑上你,還不是看在我們的面子上?我們不能搞這個特殊,一點也不能搞。”回到部隊的當天,周秉建流著淚向部隊領導寫了離隊申請,在伯伯的督促下,重新回到了大草原,直接住進了牧民的蒙古包。

      嚴守紀律

      鄧穎超既是周恩來共同奮鬥的親密戰友,又是相濡以沫的知心伴侶。他們奉行“互敬、互愛、互信、互勉、互助、互讓、互諒、互慰”的“八互”原則,風雨兼程,攜手走過了半個多世紀,堪稱恩愛夫妻的典範。即便是對于這樣一位感情深笃的妻子,周恩來仍然自覺遵守黨的政治紀律,嚴格保守黨的機密。

      1927年大革命失敗後,黨中央決定派周恩來去南昌領導武裝起義。7月19日晚飯前後,周恩來才把他當晚就要動身去九江的消息告訴鄧穎超。至于去幹啥,待多久,周恩來什麽也沒有講,鄧穎超也沒有多問。兩個人在相對無言中緊緊地握手告別,盡管誰也不知道這一別何時才能相見,還能否再見。

      20世紀60年代,周恩來親自主持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試驗工作。他向主管的負責人說:“全體工程技術人員都要絕對注意保守國家機密,有關工程、試驗的種種情況,只准參加試驗的人員知道,不能告訴其他同志,包括自己的家屬和親友。”他還特別強調:“鄧穎超同志是我的愛人,黨的中央委員,這件事同她的工作沒有關系,我也沒有必要跟她說。”而鄧穎超直到在報紙上看到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的新聞,才知道此事。

      周恩來辦公室和保險櫃的兩把鑰匙,一天24小時不離身,平時裝在口袋裏,睡覺時壓在枕頭下。只有當他出國的時候,他才會鄭重地將鑰匙交給鄧穎超保管。而等到回家後,第一件事就是從鄧穎超那裏要回鑰匙。

      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今天的黨員領導幹部,應該學習周恩來廉潔齊家,嚴格過好“親屬關”,帶頭樹立良好家風,像他那樣,“做出一點表率來”。(朱薇)


      [打印頁面]  [關閉窗口]
     友情鏈接
     中國教育網 江西教育網 上饒教育網 上饒之窗 國家開放大學 中央廣播電視大學 江西廣播電視大學  
     國家開放大學學習網

    “一村一名大學生計劃”遠程教育網

    統設課形成性考評台 省開課形成性考評台 江西幹部網絡學院 教育部學曆查詢
    Copyright © 2020 ShangRao Radio & TV University  All Rights Reserved

    版權所有:國家開放大學上饒學院(上饒廣播電視大學)  地址:上饒市水南街330號 郵編:334000

    最佳浏覽分辨率:1440*900 備案號:贛ICP備07500970  未經許可不得鏡像、複制,違者必究
    X-POWER-BY FNC V0.5.2 FROM ZZ58